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会晤谈判探讨两国经济问题_寰球导读_云掌财经

2017-02-20 22:02

(原题目:特朗普接见到访的加拿大总理,承诺双边商业自由不可撼)

周二(2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举办首次会谈并缺席记者会,谈到了两国的经济贸易以及边境问题。两国领导人宣布了结合布告,表示将持续推行奥巴马时代的边境平安规划,并且重申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任务。

经济贸易

在特鲁多和特朗普的此次谈判中,贸易成为重要的议题。特朗普一再表示,他盼望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做出重大改变,以为该协定是一个灾害。但是,特朗普向特鲁多保障,加拿大不是他重制美国贸易关系的主要目的。

两国领导人表示,他们正在致力于保护贸易关系和经济一体化,为两国发明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特朗普强调,在处置美国两个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伙伴方面,比拟加拿大,他更关怀美国与墨西哥的贸易失衡问题。特朗普表示,美国和加拿大的贸易关系十分好。美加会“调剂”两国的关系使其对两国更加有利。

美加每年的贸易金额高达5410亿美元。美国近900万的工作岗位依附于加拿大的贸易和投资,而加拿大是美国35个州的顶级客户。加拿大四分之三的出口都面向美国,美国18%的出口都面向加拿大。简直所有的加拿大石油都出口到美国,大多数的制作业也是面向美国需要出产的。此外,加拿大25%的GDP来自于和美国的贸易。特朗普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评论,以及对美加贸易的评论至少给了加拿大经济察看家一些抚慰。特朗普这些安抚性舆论也合乎投资者的预期。投资者们对美加之间重要的贸易问题没有表示出很大的担心。自特朗普2016年11月8日博得大选以来,加元已经上涨了1.6%,成为G10国中表现最好的货泉。

特鲁多表示,加拿大的经济非常依赖和美国的关系,维持两国间商业和服务的自由流动长短常重要的。特鲁多内阁认为,加拿大不是特朗普的目标,但他们担心加拿大因美国修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受到间接损害。特鲁多对商讨和重修该协定表白了一些志愿,这将扩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范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从1994年开端生效。

特朗普不明白答复美国事否将加拿大视为一个公正的贸易搭档,只是暗示他不想就美加关联作出重大的转变。

陪伴特鲁多进行此次访问的加拿大官员为两国的边境关系做好了筹备。加拿大的外交部长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提示特朗普政府,美加贸易总体处于均衡的情况。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美国人往往疏忽美加关系的重要性。

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加拿大担忧该国某些行业会遭遇冲击,比方汽车行业。加拿大汽车行业的高管表示,特朗普表示没有打算重塑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贸易关系,听到这点对他们来说是无比主要的。

边境和移民问题

美国和加拿大的边境是世界上最长的不布防边境。在两国边境上的设置任何限度,都将导致加拿大一些至公司本钱回升和利润的下滑。

当被问到是否意识到美加边境存在不保险因素时,特朗普躲避了这个问题,转而念叨美国政府驱赶罪犯的尽力。特朗普呐喊结束引入难民,称可怕分子可能会混入其中。然而,特鲁多却表示,加拿大还是难民的“避难所”,对逃离叙利亚战斗的难民就尤为如斯。

之前,特鲁多警惕防止对特朗普的政策提出批评。在特朗普赢得大选后,特鲁多对加拿大内阁进行了重组,使其更好地处理对美关系。

特鲁多自称是女权主义者,还表示自己非常支撑自由贸易。他指出,加拿大对移民和多样性持有开放的立场,移民是加拿大的一局部。但是,特鲁多周二流露的新闻则是,加拿大国民最不愿望的一件事就是让他对另外一个国家如何抉择本人的内政事务发表报告。实际上,特鲁多拒绝泄漏他是否批准特朗普制约移民的禁令。

事实上,在从前的多少个月,特鲁多及其所在的自在党政府都谢绝公然批驳特朗普。但当初,他们碰到的最尖利问题是,特朗普1月27日以反恐为理由,制止7个穆斯林国度公民入境,这引发了加拿大海内民心的反弹,执政党内左派议员也借此向总理发难。

反对党守旧党首领安布罗斯(Rona Ambrose)表示,鉴于与美国关系对加拿大的重要性,美国就移民问题划定相干纪律是明智之举。她在渥太华向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奥妙的情形。假如特鲁多总理就此问题前去美国和特朗普进行争辩,她不认为给加拿大任何人带来利益。

特鲁多带了五位部长前往美国进行拜访,其中包括加拿大的前内阁成员,以及他最信赖的高等助手。多位加拿大官员在会谈之后表示,美国和加拿大的贸易对两国异常重要,保持贸易关系对两国来说都是理智之举。

美国的其他承诺

只管在移民、难民、贸易和睦候变更存在尖锐不合,特朗普和特鲁多试图弥合这些差距。除了贸易方面的承诺,特鲁多和特朗普努力追求类似之处。在得到美国其余一些承诺后,加拿大代表团或者能够满载而归。

这些许诺包含在干净能源跟治理边疆口岸效力进步方面进行配合,并打击跨境贩毒行动。

两国引导人还会面了美国和加拿大的几位女性首席履行官,并且表现将树立一个跨国委员会推动女性高管的角色,并激励女性进行创业。